呜呜呜呜一心

≪跳跳糖≫

Roy's identity:


现实衍生,看看就好,不上升不yy

he,短篇,已完结,放心食用。



1

对白敬亭、吴映洁自认付出了平生所有的耐心和坚持。


他就像60度的温红茶,煮不开,烧不干。放在那里还总有隐约的清香飘过来恼人。


吴映洁一直形容自己像跳跳糖。可60度的红茶,就应该配水果蛋糕,而不是跳跳糖。


你想啊,一把跳跳糖放进热茶里,肯定溅得到处都是,一片狼藉。怪不得他嫌弃自己。


所以她能做的,就是在镜头外,尽量让自己这把跳跳糖不去靠近那杯红茶,至少彼此留个好印象。


pad播着的他主演的电视剧接近尾声,随机跳转到最新的八卦爆料:白敬亭和当红90后小花因戏结缘,擦出火花。


“啪。”吴映洁有些恼火的关了pad,怎么哪哪都是他!


手机里适时地传来信息提示,点亮了屏幕:“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,但不介意的话咱俩可以试试,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,很累吧。”是她的追求者,她明确的表示过拒绝,但对方却耐心十足。

她从前不觉得,现在突然被人点明才后知后觉----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,的确挺累的。他喜欢我,我却不喜欢他。我喜欢你,你却不喜欢我。你喜欢她,她喜欢你么?命运总喜欢设计这种烂俗的圈,总得有一个人先回头。


“嗯,好。”她认输了,怂得彻底。


她突然想试试,回头接受别人情感的感觉。









2

白敬亭知道吴映洁脱单还是在大侦探聚会上,三四个月没见,再见竟是得知她有了圈外男友,还是被追。
她不是说只会倒追么!这个骗子!白敬亭没由来的有点恼火。

于是乎,当吴映洁在大家的怂恿下,翻出男友照片的时候,白敬亭几乎是本能的憋着劲儿激怒她:“这到180了么,鬼老师,您不能因为年纪渐长就放宽要求啊。矮油,这长得,一看就是拼才华的。”
他突然无比希望吴映洁可以跳起来怼他,像原来一样。
意料之外的,吴映洁只是笑着:“是啊,谁能比得上你呢。”语气中多了一丝往日没有的柔软。


第二次见面,已经是名侦探第三季的开播发布会,吴映洁最后一个推开化妆间的门,跟久别重逢的大家互相拥抱。到白敬亭这里,吴映洁笑意未改:“好久不见啊、白白。”她只是堪堪站着,双手背在身后。


白敬亭突然发现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吴映洁似乎总会避着他,躲着他,甚至,怕他。这个发现让他有些生气,更多的是恐惧。他是不是,真的错过什么了。


心里虚,嘴上却不能认输:“好久不见啊鬼姐姐,脸又圆了,不愧有恋爱的滋养啊,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~”


吴映洁眼神未变,语气很平静:“上个月就分手了,看来我啊,这辈子就只能倒追别人,没有被人追的命啊。”


他很想装着痛心的样子安慰安慰鬼鬼,却怎么也掩不住自己上翘的嘴角。



阴了三个月的天,突然就这么放晴了。





这日,为下一期名侦探的拍摄,众人围在一起熟悉剧情。散会后白敬亭和鬼鬼被导演留下讲解隐藏剧情。
“小白你俩青梅竹马,你从小喜欢鬼鬼,所以要表现的热情一些。。。”
鬼鬼率先打断导演:“导演,改成我喜欢白白会不会更容易接受一些。白白追我这也不符合现实啊,我怕到时候演出来好像逼良为娼,播出去会被白鸽打死。我追他吧,这种剧情我演起来驾轻就熟!”

鬼鬼说完悄悄瞥了一眼旁边的白敬亭,果然此刻白小爷眉心纠结,显然是心情不佳。鬼鬼再次为自己的提议感到无比明智。


白敬亭发现自己最近真的很容易发火,比如此刻。她怎么总喜欢厚脸皮追在别人屁股后面!搞得她跟没人追一样。之前她不是还答应了那谁谁,怎么换他就不行了呢?!







3

吴映洁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。她上一秒还在跟同组的小鲜肉男演员吃锅打屁,下一秒就看到白敬亭推开火锅店的玻璃门大步跨到他们桌前,阴森森看了她三秒,接着拽着她出了门。可怜她刚刚夹到碗里的牛肉丸。

若不是她确定这两个都是童叟无欺货真价实的直男,简直都要怀疑这是一场捉奸在床的狗血大戏。而自己就是那个应该被泼水的小三。

眼前的白敬亭半张脸隐在光影里,只有高挺的鼻梁和右眼暴露在午后的阳光中,浓而密的睫毛在眼下投射出小扇子似的阴影。眼下的泪痣如墨,更衬的皮肤白皙的刺眼。

真好看,吴映洁暗自感叹。

即使他现在脸色阴沉,眼神像两把小刀,恨不得在她脸上剜出两个洞。。。。。


“吴映洁。”

鬼鬼一愣,鬼姐姐鬼老师鬼鬼,他从没叫过自己的本名。

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永远都会站在原地等你,所以你才这么肆无忌惮,得寸进尺!”


大概是因为自己国文成绩不好,尤其是成语。才听不懂他这话的意思。肆无忌惮?得寸进尺?她不就是夹了一颗牛肉丸?


“你跟xxx吃饭,你知不知道他对你什么意思?!


“什么意思?就是今天收工早,大家一起吃个饭啊?”她是真听糊涂了。


“大家?!就你们两个也能叫大家?!你知不知道他对你什么意思!前两天他还来我们剧组探班,说要在杀青之前拿下你呢姐姐!”白敬亭眉头未平,甚至有些着急,白皙的脖颈上有隐隐的青筋。

鬼鬼一听这话笑了:“他开玩笑的啦。他比我小三岁诶!我拿他当弟弟啦~”说着伸出三根手指,强调的冲白敬亭比了比。“再说了,我喜欢倒追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~”

白敬亭一把抓住吴映洁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手。眼睛死死盯着她:“他小你三岁你就把他当弟弟,那我呢,我比你小四岁。”


吴映洁有点愣,她的确经常忽略白敬亭比她小四岁这个事实。可能是他总忽悠自己说他是89年生人,也可能是她总自我催眠似的甘愿被白敬亭忽悠。


是啊,小四岁呢。鬼鬼没由来的一阵委屈。


她也想再小个四岁啊,做个水果蛋糕一样的女孩子,多好。


鬼鬼心里酸酸的,语气顿时失了底气,也没了正视对面“弟弟”的勇气。


“我。。。。你。。。你当然也是di”


“别给我来这套吴映洁。”白敬亭听到了那个音节,干脆的打断,他不想再听到她千篇一律的官方回答。他就是要撕开她全部的伪装。

“我知道你喜欢我,你不用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。你说你喜欢倒追,好,我就站在原地等你来追,结果你呢!接受了别人,跟什么狗屁圈外人在一起了。现在呢,又想打着弟弟的名义给小鲜肉机会是么!你是不是觉得我永远都不会走!”


吴映洁有点当机。









4


这几日横国持续高温,正午的太阳照的空气都有些扭曲,白敬亭此时心情却不错。他听说,鬼鬼的剧组就在隔壁片场。同为明侦家族,探个班不为过吧。


谁知,他未动敌营先来了客人。xxx,与他年纪相仿的新人,两人之前节目里打过几次照面。听说他这次戏里演鬼鬼的小跟班。
他拍完一场重头戏下来的时候,刚好听到他正眉飞色舞:“她完全是我的类型,年龄都不是事儿~我问过了,她没男朋友,天赐良机啊,我得争取趁这次杀青前把她拿下才行。”“对啊、所以我这不找小白取经来了么,他俩录过这么多期明侦,有他指导,我志在必得啊~”

白敬亭突然觉得这人碍眼的很。

“小白,xxx探你的班。”小助理见白敬亭下来,跑上来递上小风扇。

白敬亭拿过小风扇:“我跟他不熟。不用管他。”

这小风扇,怎么越扇越热?!这大太阳真是,看着就让人不爽。


剩小助理独自凌乱:老板这两天心情不是一直挺好的么?


白敬亭昨晚失眠了,躺在床上翻煎饼似的,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xxx白天那句:“杀青之前把她拿下。”
还好今日他的戏份不多,即使状态不佳也算圆满收工。


不如吃火锅,吃醋不如吃火锅。


谁知还没推开火锅店的玻璃门,白敬亭就没了胃口,挖墙脚都挖到眼皮子底下了,问过他的意见没有?!


她竟然还在笑?!有什么事这么好笑?!
凭什么,别人请她吃火锅她可以笑得这么肆无忌惮,而自己,三个月没见,连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她都不舍得给?!


白敬亭感觉自己的理智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沸腾蒸发。






吴映洁似乎听到对面人说:我知道你喜欢我。。。。。我等你来追。。。。。。
剩下的,她已经自动忽略了。

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,大概就像烦躁粘腻的夏日午后有人给你递上一杯冰雪碧。或者是,一抬头看到花火大会上那一朵炸的最高的绚丽烟火。


白敬亭的嘴还在一张一合,她却只能看到他清凉幽深的眸子和。。。粉白的唇。


她想尝尝。

她想了,也这么做了。




冰雪碧,花火大会,夏夜晚风。夏天,真是个恋爱的好季节。

跳跳糖和红茶,或许也是不错的搭配。她想。

评论

热度(397)